顾寐

码字随心,佛系更文。

【随笔】归去来兮

十分无聊的随笔,等一个有缘人来读。

今天我扛着两格信号,把a掉的楚留香下回来了。

一登录发现,自己以前的三个号都没有了,云梦武当暗香。

新建了个云梦——为了跳楼之后回血快。

繁忙的新手教程,磨磨蹭蹭到了60级,感觉挺对得起这个账号了,任务就去他丫的了。

得了个斗笠,自以为浑身上下都贼拉帅气,戴着斗笠跑天下,天下尽在我手。

于是时而骑马时而轻功,重续了我的江湖生涯。

建以前那个云梦号的时候,一次我正在做义士任务(对就是一个云梦当义士),突然跑过来个华山,80级,非得跟我插旗。那时候还是刚开游,80级算是很高级别的了。我没理他,一会回血一会跑路地终于打完了,找了个小角落打坐,他也凑过来,在我身边坐下。

闹市之中,相对无言。

好友申请。

我一看,这不就旁边那兄弟么——姑且叫他安某好了。安某对我一云梦妙龄少女的第一句话是:“你为什么不跟我插旗?”

我说,我为什么要跟你插旗?

他说,我看你一个人在那乱发技能不知道在干什么。

……

兄弟你是怎么到八十级的啊,别人做任务的时候不知道看不到NPC的吗。

没等我大义凛然地教育他一番,又是一个组队申请。

我一看,还是安某。

我问他,你要干嘛?

打本?打怪?开箱?

他道,走,我带你翻山头去。

自动跟随时,我还很茫然我为什么不去做任务不去做活动偏偏跟个傻子在这……翻山头。

一开始我没点跟随,结果跳几下就找不到他了,只好灰溜溜地选择跟随。他说,哎你别跟我啊,自己飞山顶多有意思。

于是我以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崇高精神操作着轻功跟上。

好不容易到了山顶,他说,哎,不是这个。

……??山头还分姓甚名谁吗?

他说,这片山头上有个打坐的地方,我带你去找。

我那时候纯粹可爱小新手一枚,不知道还有打坐经验高的地方,傻乎乎地问他什么意思。

下一秒他就没影了。

我热泪盈眶,点了跟随。

好了我知道你们华山的腿长了。告辞。

终于找到他说的地方了。在已经不知道是哪处地界的最高的山头,上面有个莹白的大圈,在里面打坐会有徐徐紫气萦绕。

我说,诶,你真厉害诶,这都知道。

他也很得意,说,这地儿他还没见别的人来过。

是啊,哪个脑子被门挤了的千辛万苦爬这么高来打坐啊。

当时我还一脸崇拜,后来才发现这圈到处都是。

于是在那个最高的山头,3D镜头拉到最远也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地方,我们在上面安静地打坐。周围云雾缭绕,静谧安然。

他带我采集,带我砍木头,带我偷瓜,他引瓜贩离开让我去偷,结果我转身一看人没了。问他哪去了,他说,我被瓜贩揍回出生点了。我在屏幕这边笑得前仰后合。

那时候没有语音,一切交流全靠打字。在跟着他连续翻了两天山头之后,他问我,你多大了啊?

我说,年龄是女孩子的秘密,不能随便问。

他央求道,你就告诉我呗。

我说,你先说说你吧,然后我,嗯,考虑考虑。

然后我了解到他上大学了,目前跟他同宿舍的都在玩moba,就他一个人玩楚留香。他觉得华山论剑啊打本啊都没什么意思。我问他什么有意思,他说,翻山头啊。

……没看出来少侠你还是个人才。

我说,行吧,过两天告诉你。

一直到现在我都没告诉他。因为第二天,我就因学业问题,把楚留香卸了。

当时卸掉的时候还很不舍。跟朋友诉苦,朋友开解我,说哎呀都有历史记录的,下回来还可以接着玩嘛。

我这朋友是二次混圈的,声音甜还陪搞事。当初就是她先玩的内测,然后安利我进了楚留香的坑。我拿武当号跟她到处拍照玩。她暗香成女,我武当成男,拍出来异常和谐。一次江南烟雨,雾气蒸腾,我们俩在野外摆拍,我执伞她拍照,不巧镜头收进来一个因寒冷而蜷缩抱臂的武当师弟,她拿着这张照片笑了三天三夜,说这就是单身狗的悲伤。我也极配合在屏幕这边连敲三排哈哈哈以示沙雕。她说,等什么时候楚留香出姻缘系统了,咱们就成亲。

我们最喜欢流连的地方是江南,粉墙黛瓦,十里桃花。她喜欢在我骑水牛掉下去的时候特别大声地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喜欢拉我到各处美景拍照。一次她要跟我插旗,一开始没接受,在她软磨硬泡之下点了那个小对号,然后一下没还手地直接被打到出生点。她说,你怎么不还手呀。我说,你这么好看,我怎么忍心打呢……
行吧是我打不过你。她还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笑刷屏,我也由她去了,不自觉地也笑起来。后来我摸索到套路了,她一插旗我就倒地装死,这时她也倒下来,我们俩躺在树底下,一仰首就是灼灼其华。

我把跟她的合照都收在特定相册里,取名踏月留香。后来我把有几百张照片的相册删掉了。因为没等来姻缘系统,等来了双删。

那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有气数的,气数尽了,再挽留也挽留不来。不如体面地挥手告别,给双方一个最后的告白。

于是我又回来了。

崭新的号,熟悉的世界。有很多东西变了,但我喜欢的还没变。我还是喜欢翻山头,喜欢不务正业地到处瞎晃。只是这次,再没人陪我一起游荡了。

我还保留着他的习惯,游荡时见到人就加一下好友。有些没同意,有些同意了,然后躺列。

再没人能对我说,走,我带你翻山头去。

我甚至搜了一下他以前的ID——即使我明白我们已经不在一个区,他可能会退游,可能会改名。

果不其然,搜到一个暗香成女。我发送了好友请求。

人海茫茫,江湖浩荡。我不想再与任何缘分擦肩。

生活技能多了一项采风。这还是我在翻那个最高的山头时,看到上面有个四十级才能做的技能时才发现的。顿时觉得这个技能实在是太适合我了——在翻山头时也能遇见惊喜,多令人高兴啊。

……

不知道他喜不喜欢。

重返江湖的第一站,我选了武当。

金顶是必须跳的,不跳是不可能的。

跳下去时好巧不巧摔到铁箱子堆里,我在一堆箱子中间安静地等待回复。眼看着就要回复结束了,一个武当小帅哥过来开箱子,好巧不巧开出来一堆怪,好巧不巧打中了我。

……直接回到出生点了。mmp。

我有个习惯,不喜欢自动寻路,总是先看看地图,然后信马由缰。

但武当这片我熟啊,不用看地图也找的到——因为这儿有个邱师兄。

我把那堆灵石全送NPC了,感觉自己像唐玄宗,为博美人一笑千里迢迢送荔枝来的。

我就不升级装备,我乐意。

旁边还有块熟悉的石头。留言之时思绪万千,落笔却寥寥数语。

此去经年。

我回来了,没有好友,没有同伴,没有任务,没有银宝,没有等级,没有装备。

可这里还是那个熟悉的江湖。

此去经年,物是人非罢了。

突然想起那首无题。一别行千里,来时未有期。月中三十日,无夜不相思。

心安理得地在邱师兄身边打坐,然后下线。仿佛再上线时,你还在,我们还能在芳菲林重逢。待到那时,我定会送你一树桃夭。

江湖再会。

【END】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