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寐

码字随心,佛系更文。

【蓝绿】请在7:35等我

双向暗恋,甜。

他的眼睛像一汪碧水,杂糅了世间万物的光,柔和而内敛地,一圈圈荡漾开来。

小蓝在把小绿的名字无意识地抄了整整一页演算纸后终于可以肯定,他爱上了一个人。

但他们并无何交集。最多不过在早晨7:35等电梯的时候相遇,然后小绿对他微微一笑。

“早。”

“啊!……早,早啊。”

电梯总是个令人尴尬的场所,在这狭小的空间里人们不知该如何安放自己的目光,以防相交时错位的拘谨。小蓝倒是有点喜欢这种相遇,然而他并没有机会——小绿的办公室在二楼。

小绿会在出电梯门时回头,给他一个告别的笑。他的鬓发柔顺地在耳侧垂下来,长睫微微翘起,有意无意地在他的心上撩拨。正对电梯的小窗会在清晨溢出一缕阳光,让他变得模糊又神圣。

……然后小蓝就呆呆地在电梯里站了五分钟。

所以两人的交集,说白了,只有一日两次的,温和而疏离的笑。

然而有一天,老天连这点可怜的奢侈也剥夺了——小蓝并没有在电梯遇见小绿。他傻乎乎地在一楼门边站着,面对别人善意的询问他只能尴尬地摆摆手。

后来他花了此生第二大的勇气去二楼小绿的办公室敲门,但没有回音。门是锁的,地毯上干净无尘。旁人告诉他,小绿今天请了病假。

——顺便一提,他此生第一大勇气是去小绿家探病。

他茫然地站在小绿家门口——人事部的小亚麻给了他地址和电话号码。他没拨电话,所以仓促又慌张。

没关系的,只是敲一下门……他可能在医院检查,也可能去朋友家,或者他睡的熟了,什么也听不到……就轻轻地敲一下……

手还没落下去,门开了,小绿倚在门框上,一脸无奈的笑。

“你在我家门口站了半个小时了。有什么事吗?”

“啊!……不不我没事……啊不是我有事!我,我来看看你……的病情。”小蓝手心里渗出些汗,他将手里礼物袋的带子攥得更紧。

小绿脸色潮红,看起来烧的有点重——应该是感冒了,最近流感猖獗。东西没买错吧?应该是可以的——他衣领有点乱……他脑子混乱一片,以至于小绿侧身示意他进去时,他下意识抬手,理了理小绿的领口。

小绿怔了一瞬,倒是看不出是否脸红。他很快又换上他平日的笑,招待小蓝坐着,问他想喝茶还是果汁。

“不用,不用忙了。我就是……顺路来看看。”

“如果我没记错,你家应该就在公司旁边不远?这儿到公司可得半小时车程。还有,现在是9:21,上班时间。”

……

小蓝懵了半晌,然后磕磕巴巴地说:“你 你回去歇着吧,不用管我。”

小绿当真从善如流地回了卧室。他又跟进去了。

“你……要干什么?”

小绿淡定地躺回床上,淡定地拉上被子,淡定地问出口。

“我喜欢你。”

………………

这真的是最土,最没创意,最无脑,最突兀的告白了。

居然,被接受了。

“好巧啊,我也喜欢你。”

小绿翻了个身,不咸不淡地回答。

小蓝的内心恍若冰川倒转,江河溯流,火山喷发,星河沸腾。他甚至一瞬间地选择性失聪,窗外啾啾的鸟鸣和楼下孩童玩闹的笑声扭成一股拉长的丝,一匝匝缠过他空白的大脑。

“我说,你的智商和情商真的是成反比的啊。”

小绿的嗓音有点沙哑,带着点调笑的意味 ,温柔地摩挲着他的鼓膜;他的双眼却是异常的明亮,像在碧潭里藏了一把璀璨的星。

“办公室在二楼为什么天天乘电梯,为什么每次都在7:35出现,为什么回回都能遇到你?”

办公室在二楼为什么天天乘电梯,为什么每次都在7:35出现,为什么回回都能遇到你?

我以为是上天对我的怜悯。

可是你比上天重要多了。

早晨7:35,无风无云,阳光润泽如琼酿。

好巧啊,又见面了。

我们不是一起起床洗漱吃早餐,一起下楼过街上班的吗?

啊,那可真是太巧了。

【END】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