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寐

码字随心,佛系更文。

【舟渡】念.



【今日清明,我这里下了好大的雪。】
【通篇絮絮叨叨毫无重点,也许会有一点生活的温暖吧。】




1.


我想你了。




2.


我在初升的熹光里想你,在小米粥蒸腾的热气里想你,在冗长而无趣的上午时光里想你。

你知道吗。

我真的好想你啊。




3.


什么都不想干。

天气突然转凉,室内的空调兀自繁忙。手脚都好冷,觉得僵硬得动不了,可我还是想找你。毛衣长袖覆过手背,我盯了半晌,不由自主地想起你反复的叮嘱,想起出门前你把围巾一圈圈缠在我脖子上,想起你温热的指腹蹭过我的皮肤,觉得你的一切都那么美好。

眼前的文件堆成了小山,电脑里收到电子邮件的提示音不住地响。我把手旁零散的一张A4纸折成纸飞机扔出去,看着它在空中有气无力地转了几个圈,然后义无反顾地撞向地面。

我趴在办公桌上。

我好想你啊。




4.


你在干什么呢。

戳开信息打了几个字又删掉。我不想打扰你工作。

这种毫无营养的开头是一切暧昧的终点。

可我好像明白了恋人们为什么要反反复复地问着同一个枯燥的问题。

因为想你,想靠近你,想知道当我不在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肯定是跟我无关吧。

一想到这就会不由自主地生闷气。

说不出的幼稚。




5.


下午茶时间。

捧着一杯热咖啡,但不是很想喝。巨大的落地窗无私地收纳了所有午后的阳光,窗外车流仍在涌动,天窗玻璃反着明媚的光。

发了一会儿呆,身子陷在沙发椅里,懒洋洋地不想动弹。思绪乘着风一直向东,一直飘到你那里。一闭上眼,就好像看到你嘴角叼着烟,附在办公桌上工作;也许在外面走访,也许在跑现场……巨大的空虚弥漫开来,我烦躁地捏捏眉心。

我真是想你啊。

想分分秒秒占用你所有的时间,想让你无时无刻不看到我的身影,想让你黑色瞳孔里只装我一个人。

真自私。




6.


下班时走得匆匆。围巾随意地围了两圈,焦急地开车想去接你。

晚高峰的车多得溢出了视框。车载音乐很轻柔,可我还是静不下心。

“今天加班吗?”

等红灯时发了一句。

“嗯,回去时可能有点晚。”

突然就很失望。

可我还是想去见你一面。

拐过一个十字路口就能看见市局。但我没有开过去。我规规矩矩地把车停到超市的停车场,细心地挑选了一个空位——这个位置可以在市局大门右转一百米处一眼看到。

然后下车,买了一袋糖炒栗子。小贩做完了今天最后一桩生意,收拾摊子回了家。

我把车窗开到最大,冷风灌进来,驱散了我不多的睡意。一边是暖气一边是寒风,我夹在中间,没有太多不适,只是默默想着你什么时候下班。

思绪在夜空中飘忽不定。我抱紧了那袋栗子,温暖从指尖蔓延开来。还是懒得动弹,我用这一个姿势坐了好久。

可能要到后半夜才能回去呢。我茫然地想,还是回家吧。理智已经认同这一观点并催促我快点开车离开,可身子仿佛和大脑两个世界,我还是在那坐着,一动不动。

我在寒风中想你,想得身子都暖了。




7.


不知道过了多久,围巾突然被拉起来。我下意识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你的目光。

带着点焦急与无奈。还有我最喜欢的那种宠爱。

“等了多久啊?围巾都没系好。”你把围巾一圈圈拆下,又细心地把我裹得严严实实。

我的大脑还没在寒风凛冽中回过神。你上了副驾驶,把我的手揉在你一双宽大的手掌间。令人心安的温度从你的手掌一直传到我的心里。

“这么凉……等我干什么,不是说了加班。”

责备的语气都那么美好。

大脑终于清醒,我想起了那件事。

那件我记挂了一天的事。

我把怀里的那袋糖炒栗子拿出来,打开纸袋塞进他手中。

“赶紧吃吧,还没凉呢。”




【END】

评论(9)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