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寐

码字随心,佛系更文。

【舟渡】Longing for you.





Do you know how much I need you?

你知道我有多需要你吗。




刺耳的刹车声突兀响起,周围溅起一大片破碎的水花,搅了雨夜小巷子的独特节奏。

费渡的脸上闪过一丝茫然。

眼前的雨刷在左右摇摆,奇特的不变的节拍。

嗒,嗒,嗒,嗒。

他双手支在方向盘上扶着头。在大雨打在车身上的嘈杂声中,他想起来了。

自己要到警局,去给加班的骆闻舟送伞。

但刹车的一瞬间,他忽然意识到这个举动的荒唐。

骆闻舟不知为何早上没有开车,骑着他的大二八叼着面包片夹着手机通话就为人民服务去了。向来不看天气预报的骆闻舟随手甩上了门,并且没有带伞。

但他可以等雨停了再回家啊?他可以叫的士啊?或者可以在单位睡一晚上啊?自己送来这把伞,在这滂沱大雨中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这,算什么?




他只是跟着直觉走而已。直觉告诉他,你要去找骆闻舟,他就老老实实地照办。

也许这是人类的本能,在雨天会下意识地找自己最亲近的人抱团取暖。

他没有什么别的想法,甚至到了警局该如何解释都不知道。

他只是想。

我要去找他。

他启动了车。






In fact, this is all illusion.

其实这都是错觉。

It's called the illusion of love.

名为爱情的错觉。






后来骆闻舟从办公室一路飙到大门口对他唠唠叨叨的警告还强灌他一碗姜汤的事,他都记不大清了。

他只记得那个雨夜,独自一人坐在车里的沉闷心跳,被雨幕囹圄的一瞬间失措。

和立刻填满失措的对骆闻舟的渴望。

其实那些小说电影情节里,一人因另一人有了勇气和动力,是有根据的。

一人因另一人重生,也是有根据的。

身若芦苇,随人生的潮水涌动。只要得了一点慰藉,就能在滔天巨浪中独善其身。






又是雨夜。

费渡有一搭没一搭地撸猫,骆一锅今儿很老实,乖乖卧在他旁边。

他知道市局接了个案子,骆闻舟一如既往地不在家。他也没什么感觉,只是早上多给了骆闻舟一个早安吻。

吻到他上班迟到。

他知道他的心在这里,没必要冒着大雨去求证。

门锁意外的咔哒一声。费渡不紧不慢地转头,弯了一双眸子笑道:“师兄,欢迎回家。”

“诶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回来?”骆闻舟一边迅速扒拉掉身上湿掉的外套一边偏头问他。

他踮起脚,在额角给他一个轻吻。

“因为你知道我会等你。”






雨夜的确有这种好处。

就是跟你心爱的人依偎在一个小角落时,你会觉得世界在怀,岁月静好。






Do you know how much I need you?

你知道我有多需要你吗。

I long to see you. All the time.

我渴望见到你。每时每刻。








【END】

评论(4)

热度(88)